bodu.com

媒体/出版工作者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一稿多投,自作聪明必自毙

一稿多投,自作聪明必自毙

标签:

参花

参花博客

参花稿约

参花论文

参花投稿

参花文学

参花学术

参花作者

分类: 黑名单

《短小说》2期目录(2012-02-05 20:15:31)

名家新作
  4 顺风车·鸳鸯锁 聂鑫森
  
  人间走笔
  9 送你一朵玫瑰花 孙传侠
  11 远方的母亲 李纭皓
  13 丢硬币 葛明霞
  15 烧饼店 杨大睿
  
  天下故事
  16 解放兵 巴图尔
  18 爱不会丢失 严先云
  20 长在树上的女孩 飞 沫
  22 快乐的穷人 秦德龙
  24 药方 熊立功
  
  笔记小说
  26 雷云中 孙方友
  
  军警天地
  28 宿营 李立泰
  31 抓捕 张俊杰
  
  今古传奇
  33 龙三笑 石上流
  
  全国12+3微型小说大奖赛
  36 画兰 高 军
  38 寂寞如花 金 虹
  40 三十八个葫芦 侯发山
  
  芸芸众生
  42 傻二嫂 娄喜雨
  44 麻三 卢 群
  46 淘宝的人 刘立勤
  49 车祸 顾建新
  50 钓鱼 佛 刘
  
  乡间风情
  52 躲在屋顶晒太阳 宁 柏
  
  况味人生
  54 御景阁雀馆始末 卞小侠
  57 老郭进城 刘永飞
  
  千奇百怪
  59 就你正经 王 建
  
  红尘情愫
  62 偷窥 刘国芳
  64 两个人的孤独陈华清
  79 爱是一颗心 肖 晓
  
  校园春秋
  66 路 钟信迎
  68 讲故事的人 中 跃
  
  黑色幽默
  71 孤独 朱守林
  73 一等罚 李伟明
  76 密码 李绍武
  78 谁的责任 颜士富

 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fa92ea0102dy3w.html

   此稿子我们二期预告都发了,作者也知道我们要发其一组的稿子,就是在群里面趴着不吱声,好像没有他什么事情,其实我们很器重他,上期一次就发了他三篇小小说。第三期还要助推一下,没有想到,你的稿子都已经发表了,还拿出来给我们,到底是用意何在?这个作者我们决定封杀。第二期的小说稿费也扣下。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,对严肃文学来说损害极大,也必然殃及作者本人的信誉。

 

 

参花文学版2012年3月号短篇小说目录

 

1. 雪山无故事 广西百色 墨村

    内容摘要:

    大阳恋床,迟迟不肯出窝,象征性施舍着依稀余光。雪山、冰峰或远或近或大或小,披一头太古白发贪婪而立。阳光吝啬,刀割样贼冷在空气中游走。雪山、冰峰被失望击伤,嘴脸立时涂满铁青与冷酷,将冻结凝聚了亿万斯年的体内真元“滋滋”喷吐。瞬刻之间,雪域高原上寒气流旋彻人骨髓。

2.老夏校长与小孔老师浙江台州 孙士平

     内容摘要:若干年前——据史料记载确切时间是两百四十八年前,有一位云游的和尚路过此地,为此山的风水所吸引,便再也迈不开脚步。和尚在山上结了个草庐住了下来,白天外出化缘,夜间餐风宿露。辛辛苦苦历经十年,终于在山上建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庙宇。这就是香积寺。

 

3.小喇叭波尔卡 吉林通化 孙萍

   内容摘要:庞建军虽是教化学的,对历史却颇感兴趣,教历史的段广花成了他的好伙伴。段广花在自己的办公桌对面放了把椅子,只要没有课,庞建军往椅子上一坐,什么后羿射日,杨修之死,包公断案,林彪坠机;还有什么张三媳妇傍了大款,李四打麻将不愿意上钱,无论是典籍野史,还是道听途说,随便拿出来个课题,经过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和唯妙唯俏的演绎,无不化腐朽为神奇,文科组的几位女老师不经意间长了不少学识。

4.沱江沱江 四川攀枝花 黄河

   内容摘要水妹是来看安江边的发竿的,每天一大早水妹都要来看爷爷安的懒钓儿和发竿。新月形的水湾子里,月白的沙滩上,黑黑的岩石下每隔二三十步都安了发竿或是垂了懒钓儿。水妹提了装饵料的小木桶儿一路走一路哼唱不停。明明提着个装蚯蚓的瓦罐儿跟屁虫样尾随了。两个踏了鲜嫩的阳光来到水边,水妹就干起活儿来。

5.兵团旧事新疆库车   巴图尔

内容摘要:

    兵败如山倒。这话一点儿也不错,杨大奎和他的部队就像溃堤的潮水,一泻千里。这一败就没收住脚,从江北跑到江南,再从江南跑到大西南。说来也怪了,共军就像天兵天将一样,他们跑到了哪里哪里就有共军。共军就像一块驱不散的乌云,总是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,他总感觉自己的头顶上悬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刀,在他的脑海里也总会出现被抽筋扒皮样子。

 

解放兵

说来杨大奎也是倒霉,在国军没干几年,国军就像退潮的潮水一般一退再退。被共产党的的部队追得满天下跑。具体跑到哪里去,他可不知道,反正别人跑他就跑,不跑可不行,让共军抓住了是要被抽筋扒皮的(他的国军连长就是这么对他们说的)。他可不想被抽筋扒皮,扒皮那滋味想起来就够吓人的,只要他一想起抽筋扒皮这几字儿,他就觉得自己浑身哪儿都疼,身上就像真有一把刀子在抽他的筋扒他的皮。

    兵败如山倒。这话一点儿也不错,杨大奎和他的部队就像溃堤的潮水,一泻千里。这一败就没收住脚,从江北跑到江南,再从江南跑到大西南。说来也怪了,共军就像天兵天将一样,他们跑到了哪里哪里就有共军。共军就像一块驱不散的乌云,总是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,他总感觉自己的头顶上悬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刀,在他的脑海里也总会出现被抽筋扒皮样子。

实在跑不动了,也无处可逃了,再逃就是大海了,可海上没有一条船运载他们去台湾。杨大奎就和他的国军战友们举起了双手,向共军投降吧。不管抽筋还是拔皮,反正就这一条命,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了,不就是一死吗,杨大奎一咬牙闭着眼睛就等死了。

杨大奎就这样稀里糊涂成了共军的俘虏,他每天都提心吊胆地等着那恐怖的一刻到来,他的眼前老是出现父亲扒狗皮的场景,可是每天好吃好喝管着,根本没有把他们枪毙处死的迹象。杨大奎见四处没人,就悄悄地走过去问了个小共军,也就是他以后的战友小青岛。他说:哎,小兄弟,问你个事儿?

小青岛一本正经地敬了个军礼:你好,有事请讲。

杨大奎又四处瞄了几眼,才战战兢兢地说:哎,小兄弟,什么时候处决我们呀?

小青岛皱着眉头,疑惑地望着他,念叨着:处决?之后,又问他:处什么决?

杨大奎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之后,双眼一闭脑袋向左侧一歪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参花文学版2012年3月号短篇小说目

下一篇:吴英不该死,法官不要过于自我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